利用眼动追踪技术阐述社交交焦虑症患者的注意偏好

眼动追踪实验证实了社交焦虑症患者比正常人更加关注负面的脸部表情,并且还发现训练人们将注意力放在正面刺激物上可以降低受训者在负面刺激物上的注意偏好。

研究背景与目标

信息处理偏好,尤其是对环境中威胁性信息的注意偏好,一直被看作是引起焦虑症并使焦虑症持续的重要原因。许多研究表明这与注意力的警戒-回避效应有关,即焦虑症患者会首先注意到威胁性刺激物,随后又会回避关注这些刺激物,放在它们身上的注意力明显少于正常人。其他研究则认为焦虑症患者难以将注意力从威胁性物体上移开。迈阿密大学焦虑症研究及治疗诊所使用眼动追踪技术来理清焦虑症患者的关注过程。

本次针对社交焦虑症的实验由迈阿密大学焦虑症研究及治疗诊所进行,使用Tobii X120眼动仪来观测人们在看向威胁性物体时注意力究竟放在何处,具体来说,就是观察他们是否会首先将注意力放在威胁性物体上(与中性物体作对比)以及在此之后是否会回避关注该该物体。通过了解这一过程,实验人员可以探究治疗能否消除这些偏好或者注意力调整训练能否减轻其他焦虑症状。本实验的长远目标在于降低这些偏好以及患者的焦虑。

One of the test subjects in front of the  Tobii X120 Eye Tracker

以往的实验中,我们都是用间接的方法来测定被试者的注意力,例如反应时间等。通过眼动追踪技术,我们可以直接测量被试者的视觉注意力,同时还能就被试者对威胁性刺激物的注意过程进行更为精细的分析(我们可以测量最初注意力以及持续注意力)。

Craig D. Marker, Ph.D., Director of the Anxiety Research and Treatment Clinic at the University of Miami

研究工具与方法

以往的社交恐惧症研究使用点探测任务及眼动追踪技术证实了人们对负面图像有注意偏好。迈阿密大学焦虑症研究及治疗诊所尝试应用一种经改良的点探测实验范式(即将80%的探测点放在正面脸部表情上)来训练人们将注意力更多放在正面而非中性表情上。为了对比,对于实验对照组,正面脸部表情与中性脸部表情上的探测点数量相等。这样做的原因在于,如果社交恐惧症患者在扫视自己周围环境时注意到的都是正面表情,那么他们会降低对自身行为作出负面评价的倾向。训练任务分八次进行,每次持续20分钟,总共耗时四周。

Example of stimuli involving faces, displayed to test subjects

实验人员利用眼动追踪技术对此次训练的成果进行评估。他们用一个42英寸的屏幕来展示不同的脸部表情,包括厌恶、愤怒、开心及中性的表情,以衡量被试者对威胁性脸部表情的注意偏好。

本实验使用Tobii Pro X120眼动仪观测被试者首先注视的是哪种表情及其注视次数和对每种表情的注视持续时间。本实验还使用了Tobii与E-Prime软件相结合的系统,这个系统不仅能记录眼球运动,还能测量对应的心理-生理反应(心跳、皮肤电导率、脸部EMG及呼吸)。E-Prime软件能够用于展示刺激物,而其与Tobii产品相结合的新软件能够直接控制Tobii眼动仪,也使Tobii Pro Studio分析软件得以更加方便、快捷地对眼动数据作出分析。

研究结论

眼动追踪表明了社交恐惧症患者的注意偏好

与以往研究结果一致,本实验证实了焦虑症患者会首先注意到最多次的是表达厌恶的脸部表情,接着是生气的表情,最后才是中性表情。这可能是因为带有情绪的表情更能吸引人的注意力。但是,通过对比一组大学生被试者的实验结果发现,这种偏好在焦虑症患者中更为显著。因此可以说,社交恐惧症患者比正常人更加关注负面脸部表情。

A graph showing an initial attention threat over 4 weeks.

实验证明,训练人们更多关注正面刺激物可以减少受训者对威胁性刺激物的注意偏好。所以,训练社交恐惧症患者将注意力放在快乐的脸部表情上可以影响其对负面刺激物的注意,且很有可能其焦虑症状也会有所减轻(实验室正在验证这一点)。

除了眼动数据外,本实验还发现对厌恶表情的关注时间与皮肤电导反应有联系。皮肤电导率可以反映人在面对威胁时自身的交感神经系统所做出的反应。这一联系在大学生被试者及社交恐惧症患者身上都有出现。换句话说,研究人员发现到对厌恶表情的注视时间越长,皮肤电反应越大。不过,社交恐惧症患者的反应更为激烈。

University of Miami logo.

联系我们

联系销售